揉揉脖子的痠疼,搥搥小腿上的不適,若綺正在一旁休息著。
她剛剛才將民歌西餐廳裡裡外外整理完畢,正在保養自己的小腿。
雖然明天電視台有個試鏡的通告,她還是沒有一下班就趕回家,反而幫莫叔、筱筠的忙。看看牆上的鐘,已經半夜二點多了。

此時,熟悉的男聲從她後頭傳來,並遞給了她一杯水。

「辛苦囉!」阿威隨即拿了一張椅子,在一旁坐了下來。

看到阿威這個時間竟然還在西餐廳,她不解的問:「你不是下班了嗎?」

「唉唷,大姐…是莫叔叫我下班之後先別走的啊。」阿威拿著樂譜紙,在上面不斷的填上音符。

「你還是那麼拼啊,既使沒有遇到賞識你音樂的柏樂,你好像似乎還不放棄創作這條路呢。」若綺在一旁看著阿威,她覺得眼前這個明明比她大的男孩,竟然還敢叫她大姐,想到就很好笑。

「當然啊!如果因為遇到了點挫折,而放棄創作這條路,我才覺得不值得。」阿威邊說邊填寫音符,還不忘跑到上台用鋼琴起個音。

「真的好羨慕你喔,能創作又會彈鋼琴、彈吉他。」若綺在台下看著台上的阿威,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,在她心中醞釀著。

「大姐,我也很羨慕妳啊!妳已經算半踏入演藝圈了,而我還是個駐唱歌手呢。」阿威看著台下的若綺,突然心漏掉了一拍,他也說不出這是什麼感覺,總覺得…他跟若綺之間…

「阿威!」正當二人聊的起勁時,莫叔從外頭走了進來,手上拿了一疊資料。

「莫叔,你可終於出現了啊!」收收舞臺上的樂譜、將鋼琴放置完畢,阿威從台上緩緩的走了下來。

「是啊,因為我跑去幾間唱片公司拿資料。」莫叔將資料放在桌上。

「資料?什麼資料?」阿威拿起資料一看,標題上寫著「新一代的 偶像歌手」或許就是你!

「這…」看完標題後的阿威,則是一頭霧水的看著莫叔。

「我聽到風聲,下個禮拜有唱片公司對外招募新人,我是覺得你可以去試試看!」莫叔說道,他在演藝圈有許多唱片製作人、戲劇導演等朋友,所以他可以在第一時間內得到一些消息。

「哇!阿威,你可以去試試看啊!」若綺在一旁開心的說道。

「這、這…」阿威猶豫的回答,他真的不知道該不該去試試看,或許這次可以遇到賞識他的伯樂出現。

「別再猶豫了,機會可是不等人的!」若綺拍拍阿威的肩膀表示。

「對啊,若綺說的有理。萬一,這次機會錯過,下次的機會不知道要等到何時。」莫叔附和的幫忙回答,他很清楚阿威這個傻小子,明明對創作很熱忠,偏偏就是遇不到賞識他的伯樂出現,讓他常常在一旁擔心這小子的未來。所以,一有機會,他馬上會通知這個傻小子,畢竟,不通知他的話,他還不知道要等到何時才會讓更多人知道他的音樂、更多人知道他的創作。

「好,既然你們都那麼支持我,我會在我自己創作歌曲中找一曲創作試試看。」阿威露出他陽光般的笑容,開心的握著莫叔、若綺的手。

*         *          *

正在某錄音室練習錄音的阿威,他在資料上看到需要一張自己唱的音樂帶子。
他跟莫叔商量的結果,莫叔靠他的關係,租到一間小小的錄音室。
而若綺因為要拍電視連戲劇,無法前來探望阿威錄試唱帶的經過。

「這首歌頗有味道的。」莫叔聽久了之後,覺得這首抒情歌很有味道。

「這首歌主要是描述著一個男孩子暗戀一個女孩子的心情。」阿威解釋歌詞內的內容以及意境。

「喔…你有暗戀的對象?」莫叔突然冒出這句話,害的正在喝水的阿威嗆了一下,並跟莫叔說:「莫叔,你在胡說什麼?」

「小子,你臉紅了喔。」莫叔指著他雙頰間冒出淡淡的紅暈。

「那是嗆到的,別亂想啦!」阿威則是轉過身,假裝很忙碌的樣子。
其實他的心情,被莫叔說中了。他的確正在暗戀著某人,只是…他不想去破壞他們現在之間的關係,只好寫成歌曲,表達自己的心情。

「哈哈哈,你這小子,真的是…」看著阿威的背影,莫叔笑了笑,他早知道阿威喜歡誰,只是不想去戳破這個秘密。

「莫叔,其實…暗戀也是蠻美的啊,不是嗎?」阿威拿著樂譜,思緒飄向了某人,緩緩的說道。

「但是,暗戀固然是好,萬一…她被人追走了,你覺得暗戀真的會是美好的嗎?」莫叔不解的反問。

「這…我也知道啊,看著她跟人鬧誹聞,說真的…我的胃泛起了酸味。」阿威解釋著,當他看到她跟某人鬧出誹聞,心中早就充滿了醋意。

「幸福…是要自己去把握的。」莫叔說了一句意味頗深的話,讓阿威則是回答了一句:「我不想因為我的突兀,把原本的關係搞僵,就讓我跟她維持目前的關係吧…」

莫叔聽完這段話後,則是點了點頭回答:「也好,這應該是時機未成熟,等時機成熟,或許換你必須要主動。」

「嗯。」相信這天會到來的,因為以他現在的身份,無法表達自己的心意。
等時機成熟後,他願意跟她說一句:「我喜歡妳!」

雪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淡水.黎華的住所

外頭充滿了許多媒體記者,讓原本寧靜的社區頓時熱鬧了起來。
許多不堪其擾的住戶,則是開啟窗戶,對著樓下那些人大吼了起來。

黎華揚起笑容,翻著報紙,翹著腳,似乎不關自己的事情一樣。

「嘖。」只是一個誹聞嘛,幹嘛那麼緊張?

話說,最近大家真的很喜歡將他跟許多女藝人配成一對。自己倒是無所謂,打從七年前的事情過後,他的感情世界一直是空白的。

難得有出現桃花誹聞,他應該高興的…誰叫他,太久沒有桃花誹聞了,甚至被人傳出是個同性戀;看到同性戀的報導出來後,他更是嗤之以鼻,更佩服這些媒體記者的炒作能力了。

此時,電話鈴聲響起,黎華慵懶的接起。

「喂。」他不耐的回答。

「您好,黎先生,我們這裡是管理室,很多住戶正在抗議…」管理員說道。

「你們請個警察,趕走他們啊。」他冷漠的回答。

「呃…其實剛剛警察來過了,趕不走他們啊…」管理員勉為其難的回答著。

「警察是做什麼用的啊?」他的口氣充滿了不悅。

「呃…黎先生,你可以下來出個面請他們離開嗎?否則…大樓的住戶會…」管理員越說越小聲,他知道很多住戶對於有個明星住在這是很不滿的。甚至,要放話請他搬家了。

「嗯,我了解了。」說完,他率先掛斷電話,走向陽台,往下看著這群可笑的媒體群。


走到樓下後,黎華雙手環胸,不滿的說:「你們到底要怎樣?」

「黎先生,聽說你跟方若綺最近走的很近?」記者A不怕死的上前詢問。

「關你們什麼事情?」黎華突然冒出了這句話,讓在場的媒體記者頓時安靜了下來。

「只是一個桃花誹聞,有需要一一向你們交代嗎?」黎華陰霾著臉,斜眼瞪視著所有人。

「呃…」大家你看我、我看你,又看著黎華不爽的表情後,一轟而散。

「嘖。」這群人真的是沒膽…也罷,耳根子清淨了,好不容易今天沒有通告,不想被這種事情而影響到了一整天的心情。



*           *            *


民歌西餐廳


若綺一如往常的到莫叔的店裡面幫忙,她拿起抹布,將店內所有的桌子一一擦拭乾淨。

此時,筱筠從外頭走了進來,手上拿著大包小包的東西。

「若綺,外頭好多記者。」將手上的東西放在角落的餐桌上,筱筠說道。

「疑,真的嗎?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?」抹抹手,若綺走到角落的餐桌旁,拿起今晚餐廳所需要的菜。

「妳今天都沒有看報紙嗎?」筱筠懷疑的問。

「今天匆匆忙忙的趕過來,怎麼可能有機會看報紙呢?」若綺笑著說,她今天睡過頭,差點來不及過來幫忙,怎麼可能有時間看報紙。

「喏。」筱筠將某個袋子上的報紙拿出來後,遞給了若綺。


看到報紙上的斗大標題,若綺傻住了,她沒想到自己前幾天為了謝謝黎華在新戲當中對她的指導…請他吃頓飯而已,就可以被寫成這樣子?讓她開始對媒體產生了質疑。

「這不是真的,我何得何能能攀上這種天王呢?」若綺一笑置之,對於這種空玄來風的消息,她選擇不理會。

「噯,若綺…妳真的很呆呢,妳都不知道演藝圈就是如此,明明一件很單純的事情,可以說的很嚴重。」筱筠跟在旁,不斷的叨念著。

「我當然知道啊,所以選擇眼不見為淨,來個忽視法!」說完,若綺擋著筱筠,微笑的搖著頭表示。

「真是的…這種傻大姐的個性,何時才能改呢!」筱筠嘴邊不斷的喃喃自語著。


傍晚開始,民歌西餐廳正是最忙碌的時刻。

若綺負責將煮好的餐點,一一的端上每一桌,接近七點,有的人則是來一邊吃飯一邊聽歌的。

餐廳的駐唱歌手,關古威從外頭走了進來,手上拿著許多樂譜,肩上揹著吉他。
這是他在這邊當駐唱歌手的第三年了,他很習慣這樣子的生活。

走到後台,阿威拉著若綺的手肘表示:「欸,為什麼今天外面那麼多記者?」

若綺使了個眼神「自己看囉,我很忙…還有等等別出槌喔!」叮嚀完後,若綺再度的忙碌起來。

看到報紙上的標題,阿威默默的看著若綺,又拿起樂譜上的某一本創作,是為了若綺而寫的。

一樣是來西餐廳當駐唱歌手的彼此,沒想到…若綺被電影公司的導演相中,接演了一部新的戲劇,慢慢的有通告上門。

而自己拿著許多創作歌曲,處處碰壁…讓他知道想踏入演藝圈根本是遙不可及的夢想。

不知道從何開始,他漸漸的喜歡上這個傻大姐個性的若綺。
不知道從何開始,每天來西餐廳唱歌是他最快樂的時光。
不知道從何開始,只要他看到沒有若綺的西餐廳,似乎頓時少了些什麼…

許多的疑問,都在半年多前慢慢的產生,他也知道自己常常叫她大姐、大姐。
其實,這也是一種甜蜜的感覺。

思緒往外漂浮的他,不知道自己快上台了,則是被人從幻想中叫醒。

「阿威,趕快上台啊!」若綺拍拍阿威的肩膀。

「喔,抱歉,我馬上上台。」阿威尷尬的表示,他很少這樣子,想著某件事情而耽誤行程。

看著阿威的反應,若綺笑笑看著台上的阿威,並用勝利的手勢對著阿威加油。
看著台下的若綺,阿威則是點點頭,並用OK的手勢回答。

夜晚的民歌西餐廳,多了一個男孩愛情正在萌芽的味道。

雪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凱文醫院.頭等病房內


「華…我真的好愛好愛你…」躺在病床上,黎華的未婚妻淑珺難過的緊緊的握著黎華的雙手不放。

「別再說了,現在的妳不適合說那麼多話!」黎華用另外一隻手捂在淑珺妻的嘴上,並搖著頭表示。

「不、不…」淑珺用盡力氣將黎華的手扳開,深怕自己再不跟她說幾句話,她就再也沒有機會說了。

「華,我…你可以用輪椅推著我去我們常常去的地方嗎?我想看看,想去回味…」淑珺緩緩將心中的想法說了出來。

「這…妳等我,我去問問醫生。」放開淑珺的雙手,黎華步出病房。


外科診療室


「凱文,到底能不能讓淑珺外出幾小時?」黎華劈頭就問,他真的對眼前這名明明是同一個父母所生的弟弟有極大的不滿。

「你覺得以她現在這樣子的身子可以外出?」凱文翻著病例,頭也不抬的反問。

看著凱文冷淡的態度,惱怒的黎華站起身直問:「難道,你對你未來的大嫂一定要那麼殘忍嗎?她只是希望可以出去透透氣,不行嗎?」

「她原本是我的女朋友!」凱文不滿的咆肖著,看著眼前這個男人,就是奪走他所愛,他怎麼甘心!

「什麼!別開玩笑好嗎?」黎華滿頭霧水的回答,他從來不知道淑珺跟他這個弟弟交往過…

「這種事情能夠開玩笑嗎?」凱文再度的反問,看著黎華的反應,頓時讓他反胃至極。

「我跟淑珺是真心彼此相愛的,在一起三年了。」黎華解釋著,他不相信外表清純的淑珺會同時劈腿。

「三年前,不,是五年前,我跟她在朋友舉辦的宴會認識,交往長達二年多,結果…三年前,她跟我說,分手吧!」凱文重重的捶著桌子,不停的指控著。

「當我發現為什麼她突然跟我分手,最大的主因是因為你!」凱文憤怒的向他一指。

「我真的不知道…」黎華否認著,他根本不知道淑珺曾經跟凱文交往過…如果真有此事,那麼…淑珺劈腿?

「少假惺惺了,看了令我反胃,如果你想讓她出去走走,去吧…」凱文拿起一張證明,跟外出單,遞給了黎華。

「凱…」黎華正想開口叫喚時,凱文則是搶白的說:「請出去吧…」


拿著證明跟外出單緩緩的走出診療室,黎華滿腦子所想的是剛剛他跟凱文在診療室的對話。
淑珺真的劈腿嗎?淑珺到底為了什麼放棄凱文選擇自己?導致他們兄弟原本不佳的感情,更加惡化。如果現在去質問淑珺,怕她會受不了…該怎麼做才好…


回到病房前,黎華盡量保持著一貫的表情,不敢讓他看到他略顯改變的表情。

「淑珺,我們可以出去走走了…」黎華開心的說道。

「真的啊…」淑珺緩緩的回答,她很想去很多地方。

「來,小心點…」黎華小心的攙扶著淑珺,他想著等等找機會問問。

黎華推著淑珺走到附近的公園,淑珺則是微微的笑著。
自從三個多月前住進醫院後,她就沒再出來了。

如今的她…變成這樣子。這就是現世報,誰叫她在二年多前劈腿呢…現在則是坦白的時候了。


「華…我有一件事情必須跟你說…請你仔細的聽完,也請你不要生氣。」

「好。」黎華將她推在一旁,而他則是蹲在一旁。

「二年多前,我跟你交往前…曾經跟你弟交往過…而我當時,因為看到你在演藝圈慢慢的竄起,而我覺得當明星的女朋友似乎很不錯…在一次聚餐後,你說想跟我交往看看,我便馬上答應。然後…隔天,我隨便找個理由跟凱文分手…」

「什麼?」黎華聽到此,非常震驚的回答,原來是自己去招惹她的。

「不,我真的對你是真心的…」淑珺伸出手,摸著黎華的髮絲。

「見鬼的真心…沒想到我是介入妳跟凱文之間的第三者…」黎華放下她的手,緩緩的站起來,眼神中充滿了憤怒。

「不,不是這樣子的,你不是第三者,我、我才是最差…」淑珺急忙解釋著,她不知道黎華會如此的苛責自己。

「什麼都不用說了…妳讓我白白愛妳二年,也枉費我對妳的付出!」黎華緊握著雙拳,怒吼著。

「不,華…你不要這樣子,不要…」淑珺拉著黎華的手肘,哭喊著。

「放手!」憤怒中的黎華,自己的一時氣憤將淑珺推倒在地。

「啊!」淑珺摔倒後,並且吐了大量的血。

見此狀的黎華,則是連忙的將她抱起。

奔跑中,黎華不斷的道歉:「對不起,對不起。」

「華…你沒有錯,錯的是我…」說完,淑珺暈了過去。


回到醫院後,淑珺被緊急的推入手術室。


經過數小時的手術過程,凱文從手術室走了出來,並拍拍黎華的肩膀表示:「我已經盡力了…」

聽到這句話後,黎華則是衝上前,搖著已經蓋著白布的淑珺哭喊著:「誰准妳走的,妳給我起來…我要的解釋、我要的解釋…」

整個走道上充滿了黎華的叫喊聲,在他二十五歲的寒冷冬天,他失去一個他所愛的女人…


*       *         *


七年後-


天王巨星黎華與新生代女星方若綺被民眾目擊二人出遊。
而黎華接受本報的採訪則是笑笑的表示,不予回答此問題。

雪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